美國下任總統為全球經濟最難預測的變數

  • 資料來源:2024年5月13日香港「經濟導報」雙週刊,2024年第9期(3567期)
  • 更新日期:2024-05-20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Line print

  受到國際社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即將於今年11月5日舉行。誠如之前預測,無論將代表民主黨爭取連任的拜登(Joe Biden)總統,或是上次輸家將代表共和黨再度上陣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兩位皆是勢如破竹,再度對決總統大選已無懸念。雖此刻美國總統大選尚未進入正式競選階段,但檢視過去兩百餘年以來總統大選歷史,似乎未見上次輸家再度上陣挑戰現任,加上從目前的選情觀察發現,由於特朗普在全美民調數據中略為領先拜登,使得此次美國總統大選話題不絕於耳。
  儘管特朗普民調數據略為領先拜登,兩位總統候選人卻又不孚眾望,受到美國選民喜好程度均遠低於不受喜好程度,甚至被認為是美國有史以來「最不受歡迎的」總統候選人。此乃近年以來美國政治受到民粹化暈染,加上政黨對立,使得社會呈現兩極化現象日益嚴重,在雙方陣營積極動員下拉抬投票率,其中2020年總統大選,乃是在此一現象激化下產生百年以來最高投票率。亦即美國許多選民投票目的,並非選出較偏好的候選人,而是排除最討厭的候選人,使得此次總統大選可能再度重演類似結果。
  兩黨候選人主張以圍堵中國為主軸
  然而國際社會關心的是,自從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超越日本,僅次美國位居全球第二,許多國際經濟智庫預測數年之後可能超越美國,此一有形、無形威脅,使得目前美國社會普遍認為,中國是其未來最為重要的競爭與威脅對手。在此同時,由於美國總統大選迄今選情陷入膠著,除了其國內經濟表現,將會是影響選舉結果的因素之外,未來兩位總統候選人在對中國之經濟政策立場上,勢必是走右勝選之重要關鍵。
  雖目前美國經濟較四年前略為好轉,但與完全復甦熱絡之距離猶遠,其亮麗表現僅限於統計數據的詮釋,其實迄今仍籠罩著通膨陰霾壓力。亦即美國民眾並未因經濟數據上升,而使得生活感到更加幸福;再者,則是美國社會貧富不均現象日益加劇。這些現象,反讓美國特朗普利用民眾對經濟衰退的擔憂及其所延伸的失業恐懼,批評拜登對中國的制裁力道不足,造成美國利益受到影響,不但支持採取關稅作為制裁工具,倡議來自中國進口全部產品課徵懲罰關稅,甚至主張對中國企業投資各國生產的電動車加徵100%關稅,抑制中國電動車進口,藉此促進經濟穩定成長,以及保護美國就業機會不致流失,進而彰顯其所主張的種族主義論述。
  也就是說,美國兩位總統候選人未來在政策選擇上,不但將會影響與中國的經濟關係,甚至可能走右全球經濟動向。亦即目前美國所面對的內外環境,無論是誰勝選入主白宮,在對中經濟政策上不致大幅變化,卻又無法忽略兩黨候選人為能爭取總統勝選,勢必主張以加強「圍堵」中國為主軸,藉此形塑對外經濟政策,甚至更進一步加碼現行關稅措施。這些蛛絲馬跡,或許可以從美國兩位總統候選人過去至最近以來所主張的論述發現其端倪。
  特朗普主張「關稅」是最為有效的貿易工具
  先從特朗普的主張來看,由於其始終相信「關稅」是美國最為有效的貿易工具,在其總統任期內掀起貿易爭端,不但針對三分之二來自中國進口產品課徵稅率最高達到25%懲罰關稅,而且依據美國貿易法律,以各種之理由針對特定產品課徵附加關稅。雖特朗普政府以對中貿易逆差為理由掀起貿易爭端,但檢視其背後目的,其實旨在抑制中國製造相關產業及先進新興領域技術擴張,藉此維持美國技術領先優勢。
  至於此次大選,隨著其聲勢領先黨內競爭對手挑戰下屆總統之後,在公開場合上不斷指出,美國貿易赤字並未縮減,工作機會更無明顯回流,全球皆占美國便宜,此對美國經濟並不公平,唯有透過關稅措施抑制各國,是美國的政策選擇方向。最近甚至再三主張,若再度入主白宮,則將會針對來自各國進口產品加徵額外關稅。由此顯示,特朗普在關稅措施上,未來將會由特定性產品,調整為全面性作為其貿易政策主軸。
  拜登保護主義路線有過而無不及
  再就拜登的主張觀察,2021年上任總統以來在對中經濟政策上,仍然以美國利益優先為考量,雖維持特朗普政府時期對中課徵關稅措施;但上任初卻又簽署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337條款》針對中國立訊精密公司啟動調查,以及聯邦政府採購「美國商品(Buy American)」等行政命令,其威猛之勢,並不遜於特朗普政府時期所實施的關稅措施。果不其然,拜登在對中經濟政策上,更進一步加碼從「貿易戰」延伸至「科技戰」,例如拜登政府迄今將中國企業及其相關單位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數量超越特朗普政府時期。再者,拜登政府在高端技術對中管制程度上,不但相對特朗普政府時期更加嚴格,而且要求盟邦配合管制關鍵設備出口中國。
  亦即拜登政府除了透過「實體清單」加強先進科技相關產品對中國的圍堵之外,最近拜登政府更是將管制範圍擴及至其他領域,例如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針對中國海事、物流、造船等服務產業啟動301調查,甚至公開指責中國非法透過補貼新能源汽車、鋰電池與太陽能電池等綠能產品採取低價傾銷國際市場,造成不公平、不合理競爭,正在準備啟動貿易制裁手段。此外,在加強關鍵產業管制上,則是採取補貼命令各國重要產業廠商前往美國設廠,台灣晶片廠商被迫投資美國是其中最為明顯的實例。由此顯示,拜登政府對中國的制裁,除了不斷深化之外,其管制範圍已經延伸其他領域,讓國際社會認為拜登保護主義路線超越特朗普有過而無不及。
  很顯然地,此次美國總統大選在內、外因素刺激下,兩位候選人在追求勝選的同時,根本無視全球經濟規範,更是捨棄國際貿易原則,不但在美國利益優先下對中國立場的強硬,而且在不斷劍走偏鋒下對自由貿易精神之踐踏。亦即這些為取得總統勝選而不擇手段所延伸的威脅,使得國際社會更加擔憂,一旦未來在各國群起效尤下,除了將會造成全球經濟秩序失控之外,甚至可能導致國際貿易保護主義復燃,目前國際許多重要智庫已經將此次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評估為今年全球經濟最難預測之變數。

(2024年5月13日香港「經濟導報」雙週刊,2024年第9期(3567期))

戴肇洋(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 10682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77號20樓之三
© 2011 www.tne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