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倒逼青年出走孰令致之

  • 資料來源:2023年12月29日工商時報A7版「名家評論」專家傳真
  • 更新日期:2024-01-11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Line print

  隨著新冠疫情緩和逐步復甦,雖各行各業提高薪資,卻難解決其所面對的嚴重人力短缺困境;但在此同時,國內許多民眾,尤其青年族群則是希望赴海外工作。依據中華經濟研究院最新完成針對青年族群赴海內外就業意願調查結果發現,30歲以下青年族群期待赴海外工作者占比接近5成,並不排斥赴海外工作者占比達到8成。此一結果顯示,青年族群有意願赴海外工作的占比頗高,其背後所存在的原因,頗為值得加以警惕。
  其實,2000年之後國內民眾赴海外工作人數開始增加。依據主計總處歷經12年利用戶籍比對出入 境、勞健保資料,將長期滯留海外的民眾認為「有工作者」或「可能有工作者」進行推估,2017年1月公布首份「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統計」報告。從報告中顯示,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從2009年的66.2萬人增加為2015年的72.8萬人,呈現逐年成長現象,占該年台灣地區人口之3.1%,或是占就業人數之6.5%。
  儘管2020年突如其來爆發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使得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從2019年的73.9萬人,劇降至2020年的50.1萬人、2021年的31.9萬人,創下統計以來最低;但其背後並非反映海外工作機會流失,而是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其中包括13.6萬人因疫情超過兩年無法返國,而遭到「遷出戶籍」排除於就業之統計範圍。之後,隨著新冠疫情解封,2022年又回升為47.3萬人,預估未來國內民眾尤其青年族群極有可能再掀赴海外就業熱潮。
  由於政府相關部門缺乏赴海外工作目的、產業、位階及薪資統計數據,使得我們在判斷上極易存在正負兩種截然不同解讀,不論何者較為接近事實,其背後意義卻又值得加以反思。不過,從上述中經院最新調查報告中可以發現,其背後最重要的原因則是,因受到「海外高薪」磁吸效應,而提高赴海外工作挑戰人生意願,難怪國內各行各業陷入嚴重人才短缺困境。
  雖許多學者專家從「正面」的角度解讀國人赴海外工作原因認為,隨著台灣企業不斷朝向全球佈局,需要各類專業人才協助拓展,磁吸青年族群意願離開舒適生活,接受外派赴海外拚搏挑戰,藉此追求人生夢想,其背後所顯示的是台灣經濟力量之延伸。但從「負面」的角度解讀,卻又無法忽略,過去國內高等教育盲目擴張,加上未能與時俱進配合產業結構轉型,造成青年族群學非所用,在薪資水準偏低,以及發展舞台不足下,被迫離鄉背井赴海外尋覓適合工作,其背後所反映的是人生過程之悲哀。
  很顯然地,過去20年來國內薪資偏低,加上發展舞台不足,卻又讓青年族群必須面對高通膨時代,以及高房價之壓力,既然海外提供的待遇,或是可能的前景較好之下,何不藉此機會致力拚搏,創造美好人生?是導致青年族群出走的關鍵。然而,更加應該警惕的是,青年族群赴海外工作意願升溫,不論是歡喜出走、懷抱世界迎接挑戰,抑或是被迫出走、尋覓發展糊口維生,若從國家長期發展來說,青年族群赴海外就業人數大增,如果其碩士以上學歷占比不斷提高,無疑指出國家投資所培養的人才奉獻他國,甚至可能協助創造明日競爭對手,此對國家而言難稱好事。
  誠如之前星國官員曾經公開指出,台灣平均薪資成長停滯,近年以來讓優秀聰明的人才不斷外移,希望星國不能重蹈覆轍。此意味著,如果台灣朝野政黨持續內耗、對立,導致投資難振、經濟低增,進而波及受雇薪資成長停滯,最後倒逼優秀人才出走。其實,若從赴海外就業者年齡觀察可以發現,以25-29歲初入社會「青年」族群之比例有逐年增加的現象,此與過去赴海外就業者,以30-49歲「壯年」族群較多之狀況,截然有所不同,這些現象其實是真正威脅台灣未來發展危機所在。
  在此同時,隨著2024年總統大選進入到數時刻,青年族群選票已成為左右大選勝負的關鍵,我們希望各黨在提振經濟政策,或是擺脫低薪泥沼措施上,並非以選舉為考量採取撒錢,或是透過減稅換取短暫政治利益,而是從建立競爭優勢的思維,規劃長期發展路徑,以及從國家迫切需要哪些投資的立場,促進產業創新轉型。唯有如此,始能加速驅動台灣經濟脫胎換骨,創造更多高薪就業,進而解決青年族群低薪困境,不致淪為「優秀台勞」被迫輸出命運。

(2023年12月29日工商時報A7版「名家評論」專家傳真)

戴肇洋(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 10682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77號20樓之三
© 2011 www.tne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