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亟待重建「三信」資本

  • 資料來源:2023年12月21日工商時報A2版「社論」
  • 更新日期:2024-01-11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Line print

  2023年接近尾聲,總統大選選戰方酣,雖三黨候選人政見齊出,但似乎難令民眾有感。最近國內民間團體特別選出「缺」字,為過去一年的代表現象。民眾透過「缺」字反映心聲,從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干擾之前用水、電力、勞工、土地、人才的缺,歷經疫情籠罩之中口罩、疫苗、篩劑的缺,至疫情緩和之後雞蛋的缺。雖在表面上顯示近年台灣社會正面對「缺」的困境,但其背後卻讓我們更加擔憂的是,一旦「缺」淪為民眾日常生活,恐讓已逐漸喪失的社會「三信」資本遭到重創。
  俗云:「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亦即過去七年以來國內民眾面對的現象是,我們的公共政策在規劃執行上愈來愈缺乏「公平與正義」,加上我們的行政官員在行事風格上愈來愈缺乏「廉恥與品德」,讓我們的經濟愈來愈缺乏「前景和繁榮」,進而讓我們的社會愈來愈缺乏「安定與和諧」。這些已逐漸硬化的「痼疾」,並非僅是民眾以一個「缺」字來反映能夠加以解讀道盡。
  回顧二次戰後,台灣在極短期間內經濟發展、社會和諧,其中最為重要的關鍵因素莫過於,我們很幸運地在政治菁英卓越領導、勇於任事下,以國家的生存與永續為願景,其無私之理念讓民眾對公共政策的「信任」,以及在行政官員夙夜匪懈、積極努力下,以民眾的幸福與安樂為目標,其負責之態度讓民眾對文官體系的「信託」,透過這些基礎建立民眾對未來願景的「信心」,形塑一個頗完整的社會「三信」資本,進而轉化為國家持續進步之力量。
  換句話說,台灣經濟能夠在百廢待舉下快速復甦發展,除了在公共政策上包括:貿易措施的與時俱進,外匯制度的彈性調整、科學技術的創新推動、賦稅稽徵的大幅改革,採取前瞻性思維與突破性措施之外,台灣社會存在頗完整的「三信」資本,更是其能夠順利推動成功最重要之根源。亦即台灣經濟在社會各個群體彼此互信中不斷累積資本,此股無形力量,不但讓台灣經濟創造奇蹟,而且讓台灣社會充滿安定。
  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長期以來我們頗不易建立累積的社會「三信」資本,近年以來隨著台灣政治的民主與經濟之開放,不斷喪失或捨棄。亦即在政治民主之下,藍綠政黨往往因「九二共識」歧見,而陷入「統獨」糾葛所衍生的意識型態對立;尤其部分政客每逢選舉更是刻意搧風點火,甚至假借「抗中」、「保台」旗幟,不斷撕裂各個群體彼此之間互信,更是讓頗為平靜無波的台灣社會衝突頻傳。
  再者,則是在經濟開放之下,藍綠政黨民意代表因面對民粹壓力罔顧社會公平正義,而延宕法案增修所導致的部分利益團體橫行介入,讓頗為均富幸福的台灣社會逐漸形塑「一個國家、兩個世界」,進而累積層出不窮的民怨,或是爆發接二連三之抗爭,造成社會氛圍難以和諧,甚至導致台灣社會結構轉型發展受到嚴重影響。
  無庸置疑,其根源乃是,執政領導高層往往因選舉考量與民粹壓力,動輒得咎或倉促交代,而難以提出宏觀政策,更加不易規劃創新措施。此外,加上少數行政官員仍存在著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得過且過、理盲濫情態度,凡事不斷敷衍、推諉,相對卻又趁機奉承巴結、藉此謀求升遷思維。
  很顯然地,過去七年以來台灣社會所呈現的現象,並非政治民主干擾社會繁榮或經濟開放擴大社會差距,而是執政領導高層忽略互信與誠信,造成藍綠政黨幼稚的惡鬥對立,加上無理之杯葛阻擾,讓經濟發展被迫延宕遲滯,讓社會轉型受到重創波及。誠如政治及歷史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Yoshihiro Fukuyama)從政治變遷及歷史盛衰觀察中提出,社會各個群體彼此互信,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基礎力量,其寓意極為深遠。
  面對2024年總統選舉即將來臨,隨著競選活動開始啟動,政黨之間勢必針對許多議題進行激烈交鋒形塑對立,甚至不擇手段抹紅栽贓。在此同時,我們語重心長希望執政領導高層、行政官員、朝野政黨、民意代表能夠體認,建立一個完善社會互信資本頗為不易,卻又極易在彈指間瞬間毀之。畢竟,選舉的勝負是一時,社會「三信」資本卻又是國家未來持續進步之基礎。因此,我們更加期待有權勢的政府能夠以謙卑關懷的態度,瞭解無權勢的民眾所追求的願景,藉此重建歷經摧殘、頗脆弱的社會「三信」資本,刻不容緩。

(2023年12月21日工商時報A2版「社論」)

戴肇洋(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 10682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77號20樓之三
© 2011 www.tne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