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正面對著富裕中的貧窮威脅

  • 資料來源:2023年11月27日香港「經濟導報」雙週刊,2023年第24期(3557期)
  • 更新日期:2023-12-06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Line print

  最近,財經網站「Insider Monkey」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公布「全球最富裕的20個國家或地區」排名,其中新加坡PPP以15萬7,354美元位居全球第1名,台灣則是以7萬3,344美元位居第12名。再者,依據台灣主計單位所公布的資料統計顯示,2022年台灣人均GDP達到32,811美元,不但已經跨越先進國家所得之列,而且再度超越南韓32,237美元。這些在表面上所呈現的亮麗數據,頗讓台灣當局喜上眉梢認為,其執政績效斐然,同時再三利用各種公開場合或透過媒體大肆宣揚。
  然而,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對這些亮麗的數據似乎無所感受。亦即其背後反映的事實是,過去以來台灣在追求經濟成長過程中所呈現的「富裕」假象,始終被忽略的「社會貧窮」問題逐漸深化,加上中產階級正在不斷沉淪,未來恐將衝擊台灣經濟。其中最為關鍵的是,過去兩年以來在內外因素影響下,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從2021年8月突破2%警戒值後,迄今通膨陰霾揮之不去,加上薪資成長有限,讓台灣許多家庭所得最為重要來源的薪資,經物價平減後,其「實質總薪資」成長呈現停滯,造成可支配所得持續減少,在無形中陷入經濟困境。這些從台灣主計單位公布的部分指標變化,或許可以發現其端倪。
  貧富懸殊現象日益嚴重
  先從所得分配惡化來說,依據台灣主計單位所公布的「2021年台灣家庭收支調查報告」,若併入政府社福補助及賦稅措施進行調整,則「每戶家庭可支配所得」平均數109.1萬元、年增1.0%,中位數92.9萬元、年增0.1%。不過,若按其高低分為五組,其中最高的20%家庭每戶可支配所得達到224.4萬元、年增1.3%,相對最低的20%家庭每戶可支配所得僅有36.5萬、年增1.1%,其差距已擴大至6.15倍、年增0.03 倍,不但持續三年上揚,創下近12年來最大差距,而且吉尼係數達到0.341、年增 0.003,更是創下近10年來最高。此一現象,無疑說明台灣家庭所得不均正在不斷擴大。此外,加上長期以來租稅制度扭曲,使得台灣社會資產集中少數家庭有愈來愈明顯的現象,貧富懸殊有愈來愈嚴重之趨勢,更加顯示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現象並未有效改善。
  此一現象,利用今年4月27日台灣主計單位所公布的「國富統計」加以觀察發現,其中家庭部門負債從2003年6.3兆元上升至2021年19.6兆元,激增3.11倍,每戶家庭平均負債從90萬元倍增至218萬元,成長2.42倍,這些負債來源絕大多數來自房屋貸款,而且隨著房價不斷升高,家庭負債持續增加。亦即十多年來,台灣家庭部門負債增加幅度,使得背負房屋貸款的中產家庭或望屋興嘆的青年族群,其沉重與失落,不容小覷。
  勞工未能分享經濟成長果
  再就薪資差距擴大而言,按照台灣主計單位公布與整體受雇人員薪資相關的「勞務報酬占國內生產毛額(GDP)之比重」、「薪資結構分布」兩個指標進行分析。其中前者,依據資料統計顯示,受雇人員勞務報酬占比從2016年的44.09%逐年下降至2022年的43.03%,創下歷年最低;相對同一期間,企業營業盈餘占比則是從35.06%持續增加至36.53%,創下歷年最高。此外,若以較容易反映受僱人員薪資分布的「中位數」資料統計顯示,「中位數」低於平均數占比,從2012年的64.98%持續上升至2022年的68.31%。此意味著,近年以來受雇人員低薪現象持續惡化。亦即近年以來,台灣受雇人員未能同步分享經濟成長果實比重不斷減少,此意味著經濟成長果實在分配上,偏重企業、忽略勞工失衡現象,不但未見改善,反而較前更加嚴重。
  至於後者,依據台灣主計單位「事業人力僱用狀況」資料統計顯示,屬於較為穩定所得的「經常性薪資」占受僱人員每月收入來源之比重,從2016年的68.5%一路下滑到2022年的66.3%;相對同一期間,屬於較不穩定所得的「非經常性薪資」收入來源占比,則是從17.6%持續上升到19.9%。此一現象加以解讀其背後反映的事實是,台灣企業在處理薪資模式上,與其採取固定調漲薪資給與,不如按照其營業盈餘多寡透過加班、獎金或紅利發放。此一模式,雖可以降低企業營運成本壓力,但卻又同時使得受僱人員因所得來源不穩,而造成日常生活感受不安與日俱增。
  消弭社會貧窮刻不容緩
  無庸置疑,在現行資本主義制度下,社會資產朝向集中少數富裕人士或家庭情形,已成為全球各國的發展趨勢。不過,無法否認的是,台灣多數家庭收入來自薪資所得,受僱人員薪資所得未能隨著經濟成長有所增加,代表一般家庭收入減少。其實,台灣從1998年起實施「兩稅合一」制度之後,勞務報酬占GDP之比重一路下滑,相對企業盈餘占比則是一路上升,無形之中提高受僱人員租稅負擔。亦即如何消弭社會貧窮,讓社會降低對立,進而讓經濟減少阻礙,是台灣當局責無旁貸必須解決的議題。
  另一方面,更加無法忽略的是,面對近年以來全球經濟激烈競爭,加速調整產業結構,雖迫使企業必須不斷創新經營模式,但卻又同時衝擊就業型態;尤其是在轉型過程之中,隨著產業技術持續升級,許多受僱人員受到就業能耐不足限制,導致所得收入呈現停滯淪為弱勢族群,最後陷入貧窮困境。亦即台灣在追求經濟亮麗數據之同時,如果再三忽略社會貧窮問題,不但將會重創台灣社會凝聚的力量,甚至可能波及經濟發展之動能。
  我們不厭其煩從台灣受僱人員薪資所延伸的家庭收支指標呈現日益惡化現象中加以解讀,乃是希望台灣當局在自我宣揚國民所得持續創下新高的同時,能夠以更加謙卑關懷的態度,深入瞭解民眾所期待改善的薪資成長停滯問題,並非沉迷透過「撒幣」補貼掩飾社會貧窮,而是致力投資環境的形塑、城鄉均衡的建設、租稅制度的改革、青年高薪就業的創造、家庭貧富懸殊的縮小,藉此消弭社會貧窮。畢竟,經濟成長是硬實力、民眾幸福是軟實力,此乃是台灣當局展現治理社會貧窮的關鍵時刻,不容錯過。

(2023年11月27日香港「經濟導報」雙週刊,2023年第24期(3557期))

戴肇洋(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 10682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77號20樓之三
© 2011 www.tnef.org.tw